光纤的艺术

2018-01-11

最珍贵的艺术品,不一定高挂于博物馆的墙上。那些改变我们,改变人类基本性质的艺术品,才可谓卓越非凡。可以想见,有史以来最著名的创造者,莱昂纳多·达·芬奇拥有独一无二的能力,可以理解对于人类这种与生俱来拥有建造工具能力的物种来说,艺术和技术的结合对于我们的生存而言至关重要。电影院、广播和社交网站正是由此应运而生。

近期,科技的飞速发展使得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生活本身。哪怕几十年前,也不曾有人想到,如今全球范围内,我们每天拍摄、编辑和发送数十亿张图片。谁又会曾想到,医生会用光子代替手术刀,或是我们能够发明出探视地下数英里情景的新技术?

没有人。

而更令人惊讶的可能在于,我们目前大部分的基础设施和创造能力无疑取决于一项革命性技术:光纤光缆。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光纤是闪耀着光辉的骨干,联接生物分析传感、电力和网络通讯等多样化应用。光纤技术可谓是以光速发展,而其持续的革新,也为之前难以想象的无解问题和状况提供了解决方案。光纤的低损、柔性,演生出一个不受黑暗和电磁干扰限制未来信息网络。

从图纸设计,到原型制作,再到最后的成品生产,每个环节都对精度有着极高要求。因为沿着这些光纤传播的波长以百万分之一米来衡量,哪怕是极小的瑕疵,也会造成光纤的不合格。在制造环节,也需要运用众多高品质、高精度的装备,以确保每根光纤的最佳品质。

很多人想当然忽视了制造直径小至发丝,大至顶针尺寸的玻璃光纤或塑料光纤所需的工艺。许多极具天赋的设计师和工程师携手打造能够在辐射和极端高温环境下依旧拥有令人惊叹的精准度的器件,这就好比在一列呼啸穿过山间隧道的高速列车的顶部演奏小提琴,犹如激光界的贝多芬。

正如本世纪许多最重要的革命一样,光纤的可能性并非源自跳脱的创新思维,而是源于考验我们最高创新力的定制解决方案。激动人心的全新挑战需要探索新的理念,而这将进一步推动特种光纤的研发。

飞博盖德专精于这些困难却值得的工程项目。我们打造了500余种特种光纤,远销全球30多个国家。我们尤其擅长与制造商合作,交付远超预期的优质产品。我们的工艺极为精细。

若求品质,求精度,求创造力和智谋,我们无疑是最优秀的。